?
溫州 > 健康 > 健康資訊 > 正文

新冠病毒源頭不明

http://www.tzdapeng.cn?? 2020-03-01 17:40 ??來源 綜合

新冠病毒源頭不明:國家衛健委官網發布《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聯合考察報告》稱,新冠病毒中間宿主尚未查明,目前就連新冠狀病毒的源頭也還是猜測。

冠狀病毒主要引起呼吸道、腸道疾病的單股正鏈RNA病毒。病毒顆粒的表面有許多規則排列的突起,病毒顆粒像帝王的皇冠,因此得名“冠狀病毒”。

據報道,美國疾控中心當地時間日確診的一名新冠肺炎患者近期并未離開美國,也未與任何確診病例有過接觸,擬為美國首例無法確定病源的新冠肺炎患者。根據該中心一名官員介紹,該患者來自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北部,目前官方正在追蹤該患者所有近期接觸的人員。

作為自然宿主的蝙蝠躲得人類遠遠的,卻不想在這次新冠疫情中被扣上了“病毒禍首”的帽子。

在自然宿主之外,只有中間宿主才能將病毒與人類連接在一起。

2月7日凌晨,華南農業大學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穿山甲為新型冠狀病毒潛在中間宿主,并稱這一最新發現將對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防控具有重大意義。注意:這里只是說潛在宿主,并未確定和肯定。

該研究由華南農業大學、嶺南現代農業科學與技術廣東省實驗室沈永義教授、肖立華教授等科研人員聯合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楊瑞馥研究員及廣州動物園科研部陳武高級獸醫師聯合攻關。

7日上午11時,華南農業大學針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研究攻關情況舉行了新聞發布會。

該校教授肖立華在發布會上介紹:研究人員對來自多份野生動物的1000多個樣本進行了宏基因組分析,鎖定了潛在的動物。進而,我們對動物樣本進行了分子生物學檢測,發現動物陽性率達到70%。我們也對病毒進行形態學鑒定。另外也對基因序列進行了分析。證明穿山甲是潛在中間宿主。

進一步對病毒進行分離鑒定,電鏡下觀察到典型的冠狀病毒顆粒結構。最后通過對病毒的基因組分析,發現分離的病毒株與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達99%。

結果發現,穿山甲有β冠狀病毒的序列,對序列進行分析發現與人來源的冠狀病毒親緣性是高度相似的。另外,我們也觀察到了典型的冠狀病毒形態,自然感染的穿山甲在組織上也有病變。

“要說明一點,這批穿山甲不是來自廣東,也不是來自某個特定種群。”沈永義在接受南方日報采訪時補充說道。

沈永義表示,這些穿山甲樣本是我們從某些特定機構獲取的,數量不多。我們對樣本開展分子生物學檢測,有70%呈β冠狀病毒陽性,但這個70%的數字只能起參考作用,不代表自然界中的穿山甲有七成帶病。

「實際上,在國內常見的中華穿山甲的宏基因組中,我們并沒有檢測出與病毒基因組高度匹配的序列,公眾不必過分擔心。」

嶺南現代農業科學與技術廣東省實驗室常務副主任、華南農業大學校長劉雅紅教授表示,研究結果對本次疫情的源頭防控具有重大意義,為野生動物管控的相關政策調整提供了科學依據。

冠狀病毒除人類以外,還可感染蝙蝠、豬、牛、貓、犬、貂、駱駝、老鼠、刺猬等多種哺乳動物以及多種鳥類。

而自2019年12月自我國武漢大面積傳播的冠狀病毒不同于此前已發現的人類冠狀病毒。據國家衛健委1月23日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此次從武漢市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下呼吸道分離出的冠狀病毒為一種屬于冠狀病毒亞科β屬的“新型冠狀病毒”。

這也是近20年來,繼2003年SARS病毒(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病毒)和2012年MERS病毒(中東呼吸綜合征病毒)后,冠狀病毒家族本世紀第三次肆虐人間。

穿山甲已將近滅絕

因為在我國傳統醫學里,穿山甲被認為有大補的功效,認為它的肉可以治療腎虛,還可以治風濕,它的鱗片有催乳等多種功效。所以穿山甲被大規模捕殺以用藥或者被送上餐桌。

但事實上,科學研究早已表明:穿山甲的鱗甲只是角質化的皮膚附屬物,它的主要成分是β角蛋白,和毛發、指甲等的成分沒有本質區別,穿山甲的肉在營養上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多,就和雞肉差不多,夸大了神化了其功效。

穿山甲身披覆瓦狀排列的鱗甲,遇敵害可全身蜷縮成球狀,一般人難于區分穿山甲種類,實際上穿山甲科共三屬8種,穿山甲屬4種,分布于亞洲,其中我國主要分布有中華穿山甲。

穿山甲在中國屬于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禁止捕殺和食用,非法捕殺、走私或販賣。但據不完全統計,20世紀60年代至今,我國野生穿山甲的數量已經下降了88.88%至94.12%。我國華南地區原有的穿山甲分布區,至少有50%以上已成為罕見或瀕危絕跡的地區。

有專家介紹,目前國內的穿山甲種群已商業性滅絕,國際上非法販賣的穿山甲,大部分是為了滿足亞洲消費者的食用和藥用需求。

而當國內中華穿山甲陷入滅絕時,也危及到全球穿山甲種類,世界上非法交易量最大的野生動物正是穿山甲。據公開資料顯示,平均每五分鐘就有一只穿山甲在野外被抓捕,大多數最終銷往目的地多是中國,其次為越南和緬甸。

蝙蝠:麻煩把鍋給我卸下來

此前,越來越多的科學證據顯示,新冠病毒的源頭,也就是自然宿主,目前公認是蝙蝠。

1月23日,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團隊在bioRxiv預印版平臺上發表文章“一種新型冠狀病毒的發現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Discovery of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the recent pneumonia outbreak in humans and its potential bat origin》)。該研究表明新型冠狀病毒(nCoV-2019)的自然宿主最有可能是蝙蝠,它與云南菊頭蝠中存在的RaTG13冠狀病毒一致性高達96%。

文章稱,自18年前SARS暴發以來,在其自然宿主蝙蝠體內發現了大量與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相關的冠狀病毒(SARSr-CoV)。先前的研究表明,其中一些SARSr-CoV冠狀病毒有可能感染人類。

1月24日,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NEJM)的研究論文《A 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 2019》。該研究證明了中國武漢出現的病毒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被命名為2019-nCoV,并鑒別了2019-nCoV,確定了其特征。

病毒基因組測序和其他報告均表明,它與SARS-CoV的同源性為75%~80%,并且與幾種蝙蝠冠狀病毒的親緣關系更近,特別是與中國西南地區收集的蝙蝠體內的冠狀病毒的遺傳相似。

事實上,蝙蝠存在與進化史長達500萬年之久,常年居住在陰暗潮濕的洞穴,躲得人類遠遠的,卻不想被扣上了“病毒禍首”的帽子,甚至還招來殺身之禍。這回,蝙蝠徹底成了背鍋俠。

但是,武漢疫情暴發在冬季,中華菊頭蝠正在山洞里冬眠,蝙蝠直接感染人可能性微乎其微。

所以,傳播路徑還需要一個中間宿主,連接蝙蝠和人。要知道,跨物種傳播一直是病毒得以大面積繁衍的必殺技,它們時刻伺機而動。

SARS病毒源頭是來自源頭蝙蝠,但蝙蝠不會直接感染人,要通過果子貍感染人。所謂中間宿主就是果子貍這種對病毒進行放大的動物。中間宿主在病源和人類之間起到了橋梁作用。

隨著病毒密碼進一步被解開,不明真相群眾給蝙蝠身上扣上的鍋終于可以卸下了。

華南農業大學教授沈永義談道,“我們找了市場上常見野生動物進行檢測,發現穿山甲攜帶病毒跟人的關系比較近。中間宿主相當于是傳染源的源頭,如沒控制住,病毒就會不斷從源頭擴散出來,使得疫情在控制時容易出現反復。”

同時,沈永義在接受《羊城晚報》采訪時表示,“穿山甲是潛在的中間宿主,但中間宿主可能有多個。以SARS為例,除了果子貍,其他小型食肉動物也可能對病毒擴大作用。”

他表示公布研究的目的,是希望公眾遠離野生動物,也希望給其他科學家做提示,挖出更多潛在宿主。

此前,國內專家也一直在探尋新型冠狀病毒的中間宿主。北京大學工學院生物醫學工程系教授朱懷球團隊1月24日發表的研究文章提示,蝙蝠和水貂可能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兩個潛在宿主,其中水貂可能為中間宿主。

目前看來,中間宿主的未解之謎仍待人類進一步探究,而禁止野生動物交易或許是人類收獲到的最為昂貴的教訓。

編輯: yujeu


    ?
    聯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隱私政策 - 網絡營銷 - 網站地圖
    溫州視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美女色视频短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妞妞网